一城风雨花落知

主混全职/弹丸/凹凸,bg战士,主吃叶橙/苗雾/日七/最赤/安艾,不接受拆逆´◡`

未来篇片场系列  下
《未来篇》第七集拍摄中
狛枝凪斗:“崽啊,阿爸对你很失望。”
塔和最中:“阿爸你好烦……崽对你也很失望。”
狛枝凪斗:“崽啊,你都还没变成希望的垫脚石呢你怎么就上天家里蹲了呢?”
塔和最中:“阿爸啊,我现在听你说什么希望绝望的我就想笑,请让我安安静静地上天好吗?”
狛枝凪斗:“崽啊,你连自理都还没学会,怎么就去宇宙了呢?看看你阿爸我,至少打扫还是擅长的,你看看你的房间,都有多久没收拾了?快让让,阿爸帮你打扫打扫。”
塔和最中:“阿爸你越来越烦了,不要管我了让我安安静静地家里蹲啦!”
腐川冬子:“小鬼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什么都不做变成家里蹲这种事本身就是绝望啊?”
狛枝凪斗:“崽啊,你都还没成为希望的垫脚石呢,就算逃跑也要在希望的面前逃啊!”
塔和最中:“阿爸啊,我就是在希望面前逃跑的。”
苗木诚:“……额,我不是只要走个场吗。”
苗木困:“……‘狛枝哥哥让我变成了大人’……这句话,总觉得有哪里微妙地不对劲……”
狛枝凪斗:“崽啊,有好好地输给希望吗?”
塔和最中:“阿爸啊,其实我知道这次事件黑幕是谁但是我一个字都没说,这样可以了吗?”
狛枝凪斗:“崽啊,阿爸对你很失望。”
塔和最中:“阿爸你好烦。”
狛枝凪斗:“崽啊,你怎么可以一个字都不说呢?这种时候当然应该稍微给点提示啊。”
塔和最中:“阿爸你好烦。”
狛枝凪斗:“来,崽啊,从宇宙回来,回来给提示。”
塔和最中:“阿爸你好烦。”
苗木困:“……彻底放弃思考了呢,小最中。”
——特别番外分割线——
狛枝凪斗:“崽啊,编剧在你车上吗?”
塔和最中:“阿爸啊,他在呢,垃圾袋里。”

《未来篇》第八集拍摄中
黄樱公一:“说起来为什么未来机关会有黑白熊版蒙娜丽莎画像?”
御手洗亮太:“不知道……”
黄樱公一:“话说这个洞有多深?我掉下去要掉多久?”
十六夜惣之助:“我刚刚花三个小时挖出来的,大概有三十米吧。”
黄樱公一:“等等那我就要摔死了啊?!”
逆藏十三:“快点下去吧,我还要把沙发扔进去。”
黄樱公一:“你是打算砸我的遗体吗……”
朝日奈葵:“嗯……这集的剧本……”
安藤流流歌:“苗木君你绿了哦。”
朝日奈葵:“那你也是。”
苗木诚:“……我习惯了,从一代开始就这样。”
雾切响子:“你们在说什么呢,调查对侦探来说可是基本。”
苗木诚:“嗯……”
黄樱公一:“唉,我就这么ng了啊。不过这集对我挺好的,原来我就是当初一代试图营救你们并且给雾切父女拍照的人啊?这么重要的位置也真是厚爱了。”
御手洗亮太:“我怎么觉得这只是纯粹的flag……”

《未来篇》第九集拍摄后
苗木诚:😭
朝日奈葵:“感觉接下来我也要死了……毕竟我和响子酱说好了我们是命运共同体的……”
逆藏十三:“我这里是打算说什么?”
编剧:“我爱你。”
逆藏十三:“什么?!你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说实话不然揍你!”
编剧:“嘿嘿嘿”
黄樱公一:“感觉我真是白死了啊?”
月光原美彩:“……”
莫诺美:“不不不你的死的价值就是让女主死在最有震撼力的那个时候!”
御手洗亮太:“哪里是最有震撼力的时刻啊?!不如说根本就是强行发便当啊!!”
导演:“雾切过来,便当领好。”
雾切响子:“好。”
苗木诚:“雾切桑😭”
雾切响子:“苗木君,我先领好便当去后台了。不过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要放弃希望,我一直都在。”
苗木诚:“好QAQ我知道的。”
舞园沙耶香:“好了,雾切同学请跟我过去卸妆。”
雾切响子:“这个妆容真是……”
舞园沙耶香:“我觉得这个妆容很有气质哦?有种很凄美的感觉呢w很适合雾切同学呢。”
黄樱公一:“说起来我们这些ng死的人的妆容全都由舞园同学负责真是辛苦了。”
舞园沙耶香:“不啊我不辛苦w因为我是超能力者啊w”
黄樱公一:“诶?”
舞园沙耶香:“开玩笑的啦w其实我还挺喜欢给大家画这样的妆的w啊说起来还有一个需要卸妆的……”(看向十六夜)
十六夜惣之助:“流流歌,身体还好吗?”
安藤流流歌:“还可以吧,这个编剧和我有仇啊让我这样死掉……流流歌觉得自己现在全身都痛!”
十六夜惣之助:“那我们现在就去找忌村要点药。”
摄影师:“唉唉唉十六夜、雾切、逆藏!你们三个过来!过来准备最新一集的宣传照!”
逆藏十三:“哈?为什么要我们三个?”
雾切响子:“为了对应这一集的标题?”
摄影师:“对对对,还是雾切聪明。”
摄影师:“那么准备一下,十六夜你站最左边,对就那,雾切你是姑娘家就站中间,好,逆藏最右边,诶对了。”
导演:“来,三人一起把这一集的标题念出来!”
十六夜惣之助&雾切响子&逆藏十三:“你是我甘愿赴死的理由。”
——You are my reason to die.

《未来篇》第十集拍摄后
苗木诚:“雾切桑😭”
宗方京助:“千纱😭”
朝日奈葵:“诶?苗木君?宗方先生?你们要去哪?”
御手洗亮太:“这个方向……是去绝望篇剧组?”
天愿和夫:“老夫觉得绝望篇接下来要遭……这两个人跑过去了是多大的flag啊……”
御手洗亮太:“……不会变成鳏夫组这样的设定吧……”
十神白夜:“闭嘴别立flag!”
叶隐康比吕:“我怎么感觉我刚刚吞了一斤狗粮但是狗粮里掺了玻璃啊哒呗……”
雾切响子:“……我去看看他们两个。”
黄樱公一:“辛苦了小响子。”
舞园沙耶香:“男生真是麻烦啊,那些重伤的妆都还没卸完呢就都跑掉了。”
朝日奈葵:“说起来响子酱的笔记上能直接写下一集的台词吗?我有点怕下一集因为忘词而ng啊……本来我就不擅长推理啊。”
雾切响子:“嗯,可以。”
朝日奈葵:“谢谢响子酱!”
导演:“说不定用不到呢。”
朝日奈葵:“至少它能提醒我不要放弃希望……”

《未来篇》第十一集拍摄后
导演:“大家一起说,今天最6的人是谁?”
剧组众【除演员】:“全场最佳——逆藏十三!”
逆藏十三:“所以我真的变成基佬了?!”
编剧:“嘿嘿嘿”
逆藏十三:“你过来!临死前还让我揍主角一顿你几个意思!我变成homo又是什么鬼!编剧你过来我现在要揍你上天!!”
日向创:“一起吧。”
苗木诚:“!日向君你怎么过来了?”
日向创:“七海说反正她杀青了,所以想来这边看看。”
七海千秋:“嗯,打扰了苗木君。”
苗木诚:“没、没关系。”
宗方京助:“带我一个吧,千纱绝望了逆藏死了,这个编剧好像和我也有仇。”
十神白夜:“= =我还在大楼底下生死不明。”
雾切响子:“我应该已经死了。”
叶隐康比吕:“诶?!明明我的占卜是全员HE啊哒呗?!明明我的占卜有三成会中啊哒呗!”
十神白夜:“才三成你高兴什么!”
狛枝凪斗:“苗木君好久不见!你身上的希望还是一如既往地斯巴拉希呢!”
雪染千纱:“啊啊啊狛枝同学你又逃到这边来了!说到底你到底怎么逃出来的啊!?二大同学和左右田同学明明已经绑好你了!”
狛枝凪斗:“只是那点程度的绝望的话又怎么可能让我放弃希望呢w”
舞园沙耶香:“男生那边越来越热闹了,他们还记不记得还有妆需要卸啊。”
桑田怜恩:“我我我!我记得!”
舞园沙耶香:“啊!好的,桑田同学请坐在这里不要动哦!因为你的妆容是被棒球击打的伤痕,所以很难弄呢。”
桑田怜恩:“好!”
山田一二三:“死了都能白学现场……受教了!啊说起来那边那个ai女孩!啊啊啊!!”
腐川冬子:“那个肥猪男又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嗯,今天的白夜大人依然那么闪亮!”
大和田纹土:“你们半斤八两啊喂……说起来为什么只有我是史莱姆造型的啊!”
大神樱:“毕竟你的死因是被做成黄油呢。”
不二咲千寻:“嗯……大和田牌黄油……”
塞蕾丝堤雅:“真是恶趣味的令人发呕的食物呢。”
石丸清多夏:“你们不要欺负我兄弟啊!”
战刃骸:“戴着蚊香牌美瞳的苗木君也好棒……”
朝日奈葵:“我们一代的痴汉属性设定的人是不是太多了?”
江之岛盾子:“所以这群痴汉才只有一个腐川冬子活下来了啊,啊啊不行这么一想还真是绝望啊。”
天愿和夫:“老夫难道还没杀青?”
【记者:剧组认为这一集的亮点在哪呢?
导演:一代众的客串出场和逆藏的爱的发言。】

《未来篇》第十二集拍摄后
御手洗亮太:“我要重新把全人类洗脑一遍,我要让绝望彻底消失……”
狛枝凪斗:“绝望呢,只是希望的垫脚石哦w……”
苗木诚:“……”
日向创:“两大浑身上下充满着绝望的希望厨,我算明白为什么联动是让你们两个上了。”
十神白夜:“别提那个联动,竟然没有我!”
七海千秋:“啊……所以我的便当不需要还了?我可以现在吃掉吗?”
雾切响子:“待会我们去后台一起吃吧。”
七海千秋:“好。”
苗木诚&日向创:“!等等!”
江之岛盾子:“明明我都说了,如果绝望彻底从世界消失那也是一种绝望。所以说我才看不上啊,御手洗这种人。”
雪染千纱:“大家的结局一定是希望的。”
江之岛盾子:“是是是!反正我们便当早就领完了就不要在意结局啦!”
天愿和夫:“最后boss果然还是老夫吗……”
塔和最中:“为什么我都上天了还得被牵连?”
苗木困:“哥哥不跟我联络,绝望了。”
腐川冬子:“白夜大人没有看到我,绝望了。”
叶隐康比吕:“你们两个不要玩梗啊哒呗!万一有人信了怎么办啊哒呗!”
宗方京助:“白刀为千纱之刀,黑刀为逆藏之刀。他们一直到最后都与我共行。”
逆藏十三:“这根本只是剧组的恶意吧。”
雪染千纱:“不论怎样我都和京助在一起哦。”
安藤流流歌:“所以说流流歌和夜酱就是为了这种原因死的?”
十六夜惣之助:“不可理喻。”
忌村静子:“难道……会长也看了那些视频吗?”
万代大作:“明显是看了啊!”
黄樱公一:“所以我们就死掉了呢。”
戈兹:“不过这种死法算好的了,想想那些仅仅存在于世界绝望背景下就牺牲了的群众演员们……”
朝日奈葵:“我觉得我又给自己立了个flag,说起来都结局了我的领头上司的十三支部长呢?”
月光原美彩:“……”
莫诺美:“现在观众有的猜是神座有的猜是七海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不过我觉得编剧已经忘记这个人了!”
编剧:“嘿嘿嘿你猜?”
日向创:“不猜。”
舞园沙耶香:“未来篇主要出场也就我们这些人了吧?”
桑田怜恩:“应该吧?”
大和田纹土:“说实话真不想回想我的出场啊……就是个史莱姆啊!”
不二咲千寻:“大和田同学请冷静!”
大神樱:“这就是最后了。”
山田一二三:“两边跑好累。”
石丸清多夏:“是啊,好像我们刚刚才在隔壁绝望篇剧组庆祝完啊,又得跑这边。”
塞蕾丝堤雅:“明明我们都只是客串呢。”
空木言子:“但是我们带来了人气……对吗这位可爱的大姐姐?”
大门大:“哈?人气是什么?能吃吗?”
新月渚:“那并不是吃的东西。”
烟蛇太郎:“那、那是什么恶心的东西?”
战刃骸:“诶?小学生?”
狛枝凪斗:“啊啦,米娜桑都来了啊。”
新月渚:“召使……”
狛枝凪斗:“在,贤者大人。”
新月渚:“把最中还回来。”
狛枝凪斗:“这个不行呢,毕竟她是我的了。”
花村辉辉:“她♂是♂我♂的♂了。”
西园寺日寄子:“呜哇好恶心的语气。”
小泉真昼(无奈脸):“哈、哈哈。”
边古山佩子:“这就是最后了吗。”
九头龙冬彦:“但愿吧。”
欺诈师:“家主……也在啊。”
澪田唯吹:“什么?欺诈师你说什么嘶?”
欺诈师:“……没什么……”
罪木蜜柑:“地上的人……需要救治吗?”
终里赤音:“这是群演啦,无所谓的。”
二大猫丸:“嗯!就是这样!”
索尼娅:“啊啊啊这个世界终于迎来了它的完结篇,”
田中眼蛇梦:“而唯有地狱中爬起的魔物才有化身魔王的资格!”
左右田和一:“索尼娅桑QAQ田中你走!”
日向创:“赶紧收工回家玩游戏去。”
七海千秋:“要一起吗,日向君?”
日向创:“当然。”
安藤流流歌:“啊啊,无论绝望也好希望也好随便那边都行快点结束吧,流流歌已经不想再玩下去了。”
十六夜惣之助:“嗯,流流歌说得对。”
忌村静子:“导演,我先回家炼药了。”
导演:“等等你们都别走!”
剧组众:“干嘛= =”
导演:“就像隔壁绝望篇剧组那样!一起完结撒花吧!”
天愿和夫:“老夫可以选择撒刀片吗?”
忌村静子:“我选择撒毒药。”
狛枝凪斗:“我这还有炸弹呢w”
塞蕾丝堤雅:“撒的又不是钱,我干嘛要再来一次?”
御手洗亮太:“导演请看一下这个影片。”
导演:“我拒绝。”
—end—
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飞小高:)

未来篇 上

绝望篇 上

绝望篇 下

评论(9)

热度(140)

  1. 日七/神七主页一城风雨花落知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