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城风雨花落知

主混全职/弹丸/凹凸,bg战士,主吃叶橙/苗雾/日七/最赤/安艾,不接受拆逆´◡`

消失的少年

日七向、日七向、日七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所以不要来吐槽什么日向ooc!就算ooc了我能吃到日七糖已经不错了!有隐晦的神七,二代结局到未来篇中间的剧情妄想,接受的话↓↓↓




「一个消失的人格,爱上了一个死去的人。」

日向创从新世界程序中醒过来的时候,已过正午。
他是这次新世界程序受测十五人中最后一个醒过来的,除他以外四人早在清晨醒来,剩余十人则陷入了长眠,不知结局。
日向创醒来的时候,终里赤音正在叫嚷着如果醒过来这个不是日向创就揍他,索尼娅却坚持着不能让暴力持续下去了,左右田和一一脸烦躁地让终里闭嘴,九头龙冬彦在一边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
“你们太吵了。”
听到虽然压低了声线却还是足够熟悉的男声,终里赤音第一个愣住,左右田和一收起刚刚忍不住拿出来的钳子,第一个冲到了日向创目前。
他面色僵硬地问:“喂,你、你是日向吧?还记得我吗?我是左右田和一!”
日向创淡漠地看向左右田和一,点头道:“我是日向创,我记得你。”
听到日向创这么说,左右田和一僵硬的脸色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终里赤音摊开了刚攥起的拳头,索尼娅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的九头龙冬彦也微微露出了安心的神情。
索尼娅开始向日向创说明他们的现状:九头龙第一个醒过来,并接受了苗木诚和雾切响子的检查,左右田和终里差不多同时醒来,由九头龙和十神白夜看着进行了检查,索尼娅在他们两个之后不久醒来,也是由苗木和雾切进行的检查。
“现在日向同学也请快点去做检查吧,躺了这么久万一身体有什么不好的就糟糕了,尤其日向同学你——”
索尼娅没有把下面的话说完,但他们四人都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是吗……原来这样的神情,就是“担忧”啊。〗

日向创的耳边似乎响起了模糊的,他自己的声音,轻微到仿若幻听。但是日向创知道,那就是他自己的声音,那个“人造的希望”的声音。
这个声音在他选择“强制关机”之后便一直在他耳边回响,一句一句,诉说着自他被改造为“神座出流”以后所经历的一点一滴。
日向创一直听着,“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胆战心惊,甚至有句话让他不愿从梦魇中脱出。
〖我亲眼看着七海千秋,死在了我的面前。〗
“他”的声音从始至终平平静静,只在这一句话时,诡异地带着份哭腔,在除了“他”的声音什么都没有的世界里,就像恐怖片一般惊悚。
心脏骤然疼痛,有什么东西急促地仿佛抽搐一般地在心房里挣扎着,撞得日向创难受到想要立刻死去。
然后他听见了那个女孩的声音。

『日向君的话,一定什么都做得到。』

「我什么都做不到,连保护你都——」
潜意识里哭喊出的声音,只有日向创听得见。

未来机关对苗木诚保护了绝望残党的事情表示震怒,并要求苗木诚回去接受处罚,于是三人匆匆告别,留下五人在贾巴沃克岛陪伴长眠的人们。
如果说刚刚醒来时五人还带着一丝混沌,但在住了三天以后,混乱的记忆开始被梳理清晰,五人也才真正开始了不知所措。
日向创对着新世界程序的控制终端,又听见耳边“他”说〖我就是在这里,导入的盾子ai程序。〗
「身为绝望残党时的我,原来是在干这些事啊?为那个女人——江之岛盾子……!」
日向创想起江之岛盾子时,眼前浮现的,是他这三天夜里从未停止的梦境——希望之峰学院77期2-B班班长七海千秋被江之岛盾子处刑的场景。
那个在陆陆续续回想起来的记忆里的柔美的、温柔的、笑容带着他渴望已久的温度的、对他来说独一无二的七海千秋,被那样残酷地戏耍着、伤害着,最后在他脚边挣扎、哭泣着祈望能活下去和大家在一起、和他一起玩游戏,然后迎来她的终焉。

「为什么我只能看着?为什么我只是看着?!」

大脑隐隐泛疼,自己对自己的拷问永无止境。
日向创找不到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也不想找到什么答案。

『我还……不想这么死去……』
「对不起。」
『我还……想见到同学们和老师……』
「对不起。」
『日向君……我还想和你一起……玩游戏……』
「对不起……!」

那时候留下的泪水,一定伴随着无数次道歉。
日向创知道的,那时的他一定连泪水都不了解,就像现在的他连自己为何心疼到想要窒息都不想明白。
因为他还想活下去,如七海千秋所愿般好好活下去。

第四天的时候,人心浮动不安,在五人例行早会时,索尼娅忍不住哭着发问:“我们该怎么办才好?曾经做出过那么多过分事的我们,要怎样才能赎罪?”
在一片沉默中,只有日向创回答:“活下去。”
像七海千秋期待的那样,背负着过去和未来活下去。

早会过后,左右田有点尴尬地找到日向创,提出了一个问题:“那个、虽然这个时候来问你这种问题真是有点抱歉……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学级裁判最后日向你为什么能反过来救我们?那个时候明明你是第一个崩溃的吧?”
日向创看了看他:“因为我也被一个人救回来了。”
左右田惊讶了:“诶?!……谁啊?”
“七海千秋。”
“!她不是被处刑了……连人工智能的那个都……!”
“她一直都在。”
「是吧,七海。」

其实日向创心底再清楚不过,最后学级裁判时他见到的那个七海千秋,不是当初他为了明白希望和绝望到底哪个更不可预知而特意制作出来的,在新世界程序里,在贾巴沃克岛与他们朝夕相处的人工智能,而是他记忆里那个,与他在希望之峰学院相识的友人,真正的七海千秋。

「说到底,我制作的七海终究还是和原本的七海不一样啊……也是啊,真正的七海应该是由和她朝夕相处过两年的大家决定的,只是我的话,怎么可能看见完整的七海千秋呢。」

可就算是为了这样的日向创,七海千秋还是救了他。
所以他不会绝望,因为那不是七海千秋的希望。

“超高校级的希望……?”
日向创喃喃自语着。
终里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日向!过来集合!”
他摇了摇头,向大家的方向走去。
「比起成为超高校级的希望,还是更想成为七海千秋的希望。」

第五天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为了救醒那十个人开始了忙碌。
索尼娅看着舱内的罪木蜜柑,神色复杂:“第三场学级裁判的时候,我们还以为罪木同学疯了,只是恢复了记忆,就好像杀人狂魔一样,还说和我们一起的那个罪木同学只不过是过去的自己……没想到……”
九头龙接着她的话说了下去:“没想到我们每个人都好不到哪去。”
日向创听到后,转身对四人说:“你们呢?你们觉得决定一个人是不是那个人的因素是什么?记忆?身体?灵魂?甚至是名字?”
四人面面相觑,竟是沉默了。

「是吗……这么说来,现在的“我”又是谁呢?」
「如果“日向创”和“神座出流”都只是“过去的我”,那现在的“我”又是谁?」
「话说回来,为什么“过去的我”就不是“我”了呢?」
「那明明……也是“我”啊。」
「毕竟如果没有“日向创”和“神座出流”,那我是怎么来的?」
「如果“日向创”和“神座出流”都只不过是已经消失的人格,那么——“我”是谁啊?」
「不是“日向创”也不是“神座出流”的现在的我,会是谁?能是谁?」
「——果然,还是以“日向创”的身份活下去吧。」
「这也是她的愿望吧。」

第六天,未来机关派来了大批舰队打算就此剿灭绝望的残党。
日向创站在码头上,脸上一如既往地无波无澜。

「这个故事即将结束了。」
「真是无聊的故事。」
「故事里的每个人都各有各的蠢法,包括我。」
「一个消失的人格,爱上了一个死去的人。」
「……无聊至极。」
—end—
关于灵魂记忆感情的辩论持续已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我的分辨标准是感情,所以腐川和翔姐是一个人,凉子和盾子是一个人,日向和神座是一个人,我不会分开他们。而这篇文章里,我个人的理解是日向恢复神座时期的记忆不会绝望,因为救回他的也是七海,但是有可能坏掉,就像凉子后期那样,所以就这么写了……好久没写文手好生,而且你们能理解一个虐点低的人一边打字一边哭的心情吗?

评论(8)

热度(29)

  1. 日七/神七主页一城风雨花落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