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城风雨花落知

主混全职/弹丸/凹凸,bg战士,主吃叶橙/苗雾/日七/最赤/安艾,不接受拆逆´◡`

【安艾】陪你到永生终结(中)

之前的机器人pa的后续!这篇是纯糖!
机器人安迷修×人类艾比!世界观参考开心宝贝!ooc严重!私设特别多!
前篇戳这里:陪你到永生终结(上)








机器人和人类有多少差别呢?
其实没多少差别了。
人类为求不老不死而选择转化为机器人,但同时也怀念着身为人类时期的种种,于是这年头的机器人和普通人类其实没多少分别。
机器人们有思想有感情,有家人有朋友,也会吃东西和上厕所,会追求美丽也会向往各种奢侈品,会努力工作也会怠惰在家……
所以机器人和人类每每回忆起那段战争时代,都会忍不住开始争论到底是谁同化了谁。
机器人怪人类同化了他们,原本无心的机器人沾染了太多本来独属于人类的恶习,变成了昔日引发机器人反抗的战争源头——愚蠢;人类怪机器人同化了他们,原本庞大的族群纷纷为了种种原因选择转换为机器人,导致了人类数量的大幅度减少甚至到如今的稀有动物级别,明明当初的战役胜利者是人类,苦果却是由人类一并吞下。
争论到最后不欢而散,意义这个词在千年时光间失去了它的存在意义。
到现如今,谁都不知道这世间活着的人们,到底应该算是披着机器人皮的人类,还是模仿成人类的机器人了。

但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艾比帮安迷修一边包扎着伤口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不一样的。
比如同样是受伤,机器人需要的是修理,人类需要的是治疗。
机器人可以不需要修理,反正不修理也不会痛,只不过会有点不好看。人类也可以不需要治疗,如果是小伤那它完全可以自己长好,只不过会有点痛。
机器人没有人类的血肉,人类没有机器人的无畏。
然后艾比抬起头,看到安迷修歉然的笑容。
哪怕是在所有的人类转化的机器人里,安迷修也是最接近人类的。
拥有着人类骨骼的他,哪怕失去了血肉,仍然保有着属于人类的一部分。
那一部分或许就是人类最重要的部分。
灵魂。
艾比看着他碧绿眼眸里的她自己,忍不住产生了一股时空错乱感。
那个千年前的英雄,在注视着千年后的女孩。
她同样注视着他眼底那个仿佛穿越到千年前的她,就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突然笑出声来。
之后她顶着安迷修满脸的茫然,笑得几乎上气不接下气,他眼底的那个女孩也露出同样的笑容,镜像在英雄的眼底交集。
女孩就这样笑着,与千年前的时光,打了个招呼。

埃米听说艾比又想出去玩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拒绝的:“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根本出不去……而且姐,外面有多危险你还记得吗?”
艾比嘟着嘴小声抱怨坐到沙发上,屋外又开始渐渐热闹了起来,她知道是那些机器人又来参观他们这些稀有人类了,但是她现在心情不好不想被参观,于是她猛地一起身把窗帘都拉上了,埃米倒是似乎很习惯她这个样子,只用无奈的眼神看了看她,就回房去了。
被圈养的人类虽然会识字读书,但一般不会有机器人给他们带书,人类又无法主动出门去买书,再说一般机器人监护人带的人类孩子监护人都不会给他们钱,反正衣食住行都由政府免费提供,本身也不需要钱。游戏倒是会有,网络也有,不过艾比现在没心情玩那些。
她只想出门。
虽说其实安迷修可以想办法带她偷溜出去,但不巧的是这天他因其特殊的身份被领导者们召回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或许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也说不准。
艾比躺在沙发上,脑子里乱哄哄地想着安迷修的情况,想到这里时忍不住抱紧了怀里的抱枕然后翻了个身。
这一个翻身一下子让她摔倒在地。
埃米被姐姐坠落的声音吓得在boss关卡退了游戏跑出来看她,得知她其实只是不小心从沙发上翻下来后又回头去哭诉他的游戏存档。
而摔下来的艾比似乎被这一摔给摔傻了。
她想独自偷溜出去找安迷修。

埃米听到四周警铃大作的时候被吓得掉了耳机,他手忙脚乱地把游戏保存后就出去找姐姐,结果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艾比。
机器人大叔急匆匆地跑进来张口就问他:“埃米,你姐姐人呢?”
埃米听着一直环绕耳畔的刺耳警铃,想着他最后见到艾比时艾比那满脸对外面的渴望,只觉得自己的背后已然是一片冷汗:“她……恐怕是偷溜出去了。”
机器人大叔忍不住皱眉:“她一个人?”
埃米僵硬着点了点头:“对,她一个人。”
“完了。”
“她的偷跑被发现了,现在在被全城通缉。”

安迷修收到通缉令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他不敢置信地反反复复看了通缉令好几遍,终于确认逃跑的人类就是他认识的那个艾比后,才慌慌张张地收拾了东西打算去找她,然后一低头就发现他家庭院的草丛有异样。
明明已经不存在心脏和血管了,也失去神经了。
可他却还能感觉到他走向草丛的每一步,神经都愈发绷紧,血脉流动快得他几乎可以听见自己血液的声音,心脏声更是大得振聋发聩。
他想,他大概是幻听了。
而艾比从草丛里冒出来的那一瞬间,他大概是幻视了。

艾比也不记得她是怎么找到安迷修的所在地的,她只记得她偷溜出来后似乎没多久就被机器人发现了,然后她不停地跑不停地跑,抱着“一定要找到安迷修,在那之前一定不能被抓住”的信念根本不分东南西北地瞎撞,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竟然还真的给她找到了。
她环绕四周乱糟糟的场景,抬起头对上安迷修错愕的视线,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来接你了,我的英雄。”

艾比看着安迷修联络了警方,不过他没在她面前说,而是侧身进了卧房,等他出来一脸轻松地说“好了。”的时候,外面尖锐刺耳的警铃声也停下了。
警铃声的停下让艾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去,刚刚极限逃跑的后遗症立刻席卷了身体的所有部位,她一个重心不稳便向着安迷修的方向倒了下去,对方迅速赶了过来扶住她的身子。
艾比就此失去了意识。

少女醒过来的时候,才得知安迷修千年以来头一次动用了他“特殊身份”的特权,她的监护人由机器人大叔变成了他,从此也要和他住在一起。
艾比对此不以为意,她更在乎安迷修第一次动用特权的事情。
“对不起。”
她知道,她给他添麻烦了。
安迷修反而并不在意这件事的样子,摸了摸艾比的头以示安抚后倒是紧张地问她:“艾比小姐,在下这么擅作主张就和你同居了你真的没关系吗?”
看着对面那个本是活在传说里的男人面色微红连连摆手,姿势滑稽得好似在跳舞,艾比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笑了好久,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安迷修倒是慌了,手忙脚乱地给她拍背擦眼泪,嘴里还在问她是不是岔气了。
艾比定了定神,决定不告诉他她不过在笑他。

在和安迷修同居后,艾比便深刻感受到了所谓特权。
一般人类离开人类聚集区是会被全城通缉的,而这个男人只要随便说一声,就能带着她这个曾经被通缉过的逃犯一起出去玩。
包括回家看看弟弟。
埃米在家提心吊胆了好久,等看到安迷修带着姐姐回来后忍不住训了她一顿,这次艾比倒是难得乖巧地在听着,埃米想想觉得大概这次她是真知错了气也渐渐消了下去。
然后他转身看着安迷修,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个男人比较合适。
那晚机器人大叔在跟埃米报过信后便出去找人了,埃米一个人在家里坐立不安到警铃声停,然后纷杂的思绪充斥在脑海,警铃声停究竟是代表着姐姐没事了还是姐姐出事了两种想法满脑子地撕扯着彼此,扯得埃米头昏脑涨。
对埃米来说,大概那时过了有一个世纪的时间吧,机器人大叔终于回来,告诉埃米警方通知了他艾比的监护人更改为安迷修了,换句话说就是——她没事了。
埃米终于放松下来,抬头看看时间——什么啊,离他开始玩游戏都只过了两个小时。
他却觉得一生都已走完。

在那之后安迷修和艾比进入了多数时间宅在家偶尔去人类聚集区看看埃米和机器人大叔过得好不好更偶尔的时候出去玩的状态。
机器人大叔总会用温柔的目光看着他们,微笑着听着艾比抱怨各种家长里短,而埃米的视线就复杂些,安迷修原本没弄明白他的视线的含义,直到有一次看着艾比和机器人大叔聊开了他过来别别扭扭地小声说了句:“我姐从今往后就都拜托你了,虽然她脾气不好性格也不咋样人还冲动,但是……”
安迷修恍然大悟,一本正经地回他:“好。”
这就算是男人之间的约定了。

艾比发现安迷修其实有挺多小毛病的,不止行为恶心帅和台词中二。
比如他有点起床气,不过这个很难发现因为他往往起得比谁都早,艾比是有一次突发奇想想知道安迷修起床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就硬撑着自己熬了一次夜然后一大早去叫醒他,他被惊醒第一反应抓起了床边的剑,目光凛冽地刺向她,但当发现是艾比以后就整个人僵住了,眼里的防备还没来得及卸下,身体倒是快过大脑慢慢放松了下来。然后他保持着僵直盯着艾比看了好一会,发现了她眼底的黑眼圈后又急了,像个老妈子一样拽着艾比念叨。
艾比对他的碎碎念左耳进右耳出,倒是感叹了一句:“真可爱啊。”
安迷修对她这句感叹完全不明所以,所以他直接过滤掉这句话继续了他的说教。
艾比也看得出来,打骂他都不忍心,只能几乎徒劳地进行说教,不过她也有新发现,早上刚起床时候的安迷修语速是平时的2倍。
【起床气的影响吧。】她想。

他还喜欢睡前翻一遍骑士守则。艾比是在有一次晚上找他问能不能给她讲故事的时候发现的,当时他下意识地拿起了他手边的书,然后似乎是想了想觉得这书不适合给女孩子当睡前故事就放下了,艾比好奇地看了一眼,发现那本书是骑士守则。
后来的几天里她多次跑来找安迷修给她讲故事,才彻底确定他的确有睡前看骑士守则的习惯,艾比曾经翻过那本书,不算特别旧,听说是因为是一本是几十年前才报废的,所以这本的资历也才几十年呢,算是在书中比较年轻的了。书本看起来保存得也挺好,虽然每天都会被人翻动,但是没什么痕迹。
【看来很是被珍视呢。是以前当骑士长的时候留下的习惯吗?】她想。

若说他这些小毛病还算正常的话,那有个习惯艾比就觉得很奇怪了。
安迷修讲故事喜欢省略结局。每次艾比听他讲故事讲到最后就没有然后了,简直心焦到抓心挠肝。所以她问他为什么,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却是没有回答。艾比就觉得这个人真奇怪啊,别人讲故事偷懒喜欢省略过程一步到位直接结局她还能理解,讲故事讲着讲着结局就失踪了又是什么毛病?他又不是个说书的,要靠吊人胃口来赚钱。
直到很后来的时候,艾比年老的时候,她才知道——因为那些故事,没有happy end,所以他闭口不谈,就当做它们本就没有结局。
【他挺适合去说书的。】然而当初的她这么想。

时间有什么意义呢,对于艾比来说从来都是无意义的。
她看着那个于世人而言早已逝去于她而言却活生生地存在于此的人,感受着时光在她耳边呼啸而过。
她看着这个为了她说的想看而在翻箱倒柜的人,心想大概这便是她的一生了。
—tbc—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