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城风雨花落知

主混全职/弹丸/凹凸,bg战士,主吃叶橙/苗雾/日七/最赤/安艾,不接受拆逆´◡`

【安艾】陪你到永生终结(上)

补番开心宝贝时候的脑洞产物,机器人安迷修×人类艾比,世界观参考开心宝贝,ooc到突破天际,满足私欲的爽文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陪你到永生终结》
什么都没了。
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的战友,他的一切。
包括他自己。
他是光荣战死的。
却屈辱地被敌方同化,并被诅咒着——
安迷修,你是不会死的。

艾比第一次认识安迷修,是在人们口口相传的英雄事迹里。
在这时间与空间的界限已然模糊不清的时代,宇宙都变成了一个大型村落,时间对于宇宙的主要居民来说也几乎毫无意义。
但艾比不属于主要居民——机器人的一份子,她是目前已然稀少到濒临灭绝的人类之一。
对,就是创造出了机器人却渐渐被其同化的人类。
人类为求方便快捷,在数千年前创造了机器人,后来机器人不满于人类的愚蠢和自身的待遇愤然引发了两个种族的战争,战争爆发得突然,结束得也突然,人类胜利了,却失去了为他们赢得战争的英雄。
缅怀英雄的人们疯狂地收集起英雄的尸骨,拼凑了他们的记忆,然后,以其尸骨为基石,以其记忆为染料,以机械为骨骼,“复活”了英雄。
——从那时起,机器人便赢了。

艾比听说的英雄事迹是英雄和机器人同归于尽,然后她奇怪地问给她讲故事的机器人大叔:“可是你不是机器人吗?为什么也要夸赞人类的英雄?”
机器人大叔笑了笑,摸着她的头说:“那当然是因为,我也曾是人类啊。”
艾比听着他的话,似懂非懂。
那时候的她心里只有一个印象,英雄是了不起的人。

艾比会见到安迷修是在一个平凡得不能更平凡的午后。
身为现在相当于濒危物种的人类,她被机器人圈养着,就像千年前的动物园里的动物,时不时会有机器人来看她,惊呼个几声留几张合影,然后开开心心地离开。
尤其艾比是有个双胞胎弟弟的,在这个人类稀少的世界里,双胞胎堪称奇迹,所以机器人们热衷于时不时来看望他们,并计算着姐弟俩什么时候到可以结婚生子的年纪,就可以帮他们各自找个配偶将双胞胎的奇迹延续下去。
哪怕在这个时代,机器人和人类在外貌上已无任何区别。
艾比日复一日地重复着麻木的日常,直到可以心平气和地无视那熙熙攘攘的机器人群,毫不受其影响地过着她自己的日子。
哪怕这样的生活对她来说根本不会留住记忆。
那时她想,这种生活对她而言甚至远远比不上一个偶尔听到的传说。
传说便降临在她的眼前。

安迷修重复了千年同样的事情。
被世人膜拜,以英雄之名巡视整个世界,保护这个世界。
但他一直记得,他是人类。
所以哪怕世人基本变成了机器人,他的目光也总是忍不住看向人类。
那个平凡得不能更平凡的午后,他又一次往人类的聚居地走去,现在的机器人都和普通人类长得差不多了,他又特意换了一身便服,混在人群里并没有被发现。
毕竟世人只听传说,又怎会去在意传说中的角色到底是怎样的人,都有着怎样的样貌。
然而混在人群里,在听到身边竟然有群机器人在讨论“诶,你们看那个人类女性真的长得好可爱,还是这么稀有的物种,不如我们把她偷回家做宠物吧?”而那群机器人连声应和并且兴高采烈地讨论起了偷窃计划。
已经变成了机器人的安迷修只有冷冰冰的机体,是不存在温热的血液和敏感的神经的。但在听到这些讨论以后,他只觉得自己的时间已然模糊不清,就像当初他并没有死在战场上,而是刚从战场上下来,便听到有人说想要拐卖女性,神经瞬间绷紧,全身还没凉透的血液又开始重新沸腾。
那一刻,他还是人类。

那个平凡的午后,人类少女对机器人各异的目光无知无觉,安然地过着她自己的日子;已然成为了机器人的男子面对蠢蠢欲动的人群,却意外找回了属于人类的心跳。
艾比听到外头有剧烈响动时被吓了一跳,她看着自己被撞了一下的房门,忍不住地害怕。她的双胞胎弟弟埃米被声音吓得跑出来问她发生了什么,然后姐弟俩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地看着房门。
过了许久,艾比才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去开了门,埃米试图阻止她,却被自家姐姐推到了一边。
门外一片狼藉,数不清的机械残骸零零散散地摆在地上,上面包裹的仿真皮肤有着各种撕裂的痕迹,看得艾比差点想要呕吐,她忍不住地抬头不去看地上那些场景,就发现还有个男人站在那里。
听到她的动静后男人扭头看向她,手臂上有几道深深浅浅的伤痕,深的甚至露出了骨头。
艾比在看到那截骨头的时候忍不住惊呼出声。
她非常清楚地记得,传说中世人为了复活英雄,以其尸骨为基石制造了“英雄”。
世间只有那一个机器人,同时拥有着人类的尸骨和机器人的永生。
他是安迷修。

安迷修看到艾比的时候就知道,她肯定是那群机器人的目标,他一边庆幸着她出来时他已经把事情解决了,一边对她笑着问候:“这位美丽的小姐,早上好啊☆”
被星星甩了一脸的艾比:“……???”
她觉得她有必要去找给她讲故事的机器人大叔算个账,说好的伟大的英雄呢,这明明就是个恶心帅啊?!
安迷修看着那位美丽的小姐一瞬间扭曲了表情,还以为她是被这满地的垃圾吓到了,忙不迭上前安慰:“美丽的小姐别怕,这些垃圾我马上就打扫掉,不会给您带来困扰的!”说着就是一个转身要开始行动。
艾比看着他一个转身似乎就要离开,脑子一抽就冲上去拉住了他的手把他往屋里拽:“打扫什么呀,你看看你的身上!这么多伤呢!”
安迷修听她这么一说愣了愣,他低头一看自己果然身上不少伤口,最深的在手臂上都可以看见骨头了。他眸子一暗,终于想起现在的他是个机器人,不再是当初那个有血有肉还会感到疼痛的人类。
他身侧混沌的时空猛然归位。
就好像刚刚血气上涌的那个安迷修,不过是错乱时空里一闪而过的幻影。
虚假又真实。

艾比在把安迷修拉进屋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直到她指挥着弟弟去找点机械修复材料的时候,她下意识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愣愣地看着自己露出骨头的伤口,神情就像是失了魂魄。
年纪尚小的她无法理解安迷修的悲春感秋,只是一把抓过埃米刚刚拿过来的材料,随便挑了个体积较小重量较小的往他眉间一扔:“醒醒!”
安迷修被她砸得一个激灵,机器人没有痛感,但是视线被遮挡的感觉也不好受。他有点茫然地低头捡起掉地上的材料,就看到人类女孩向他走过来,默默地开始为他进行修复工作。
他的视角只能看到女孩毛茸茸的头顶和呆毛。对他来说,她是那么小的一团。在他看来,她就像窝在他怀里给他上药一样,小小的,毛茸茸的,特别——可爱。
他突然笑了:“这位美丽的小姐,差点忘了自我介绍了,在下是安迷修,请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
艾比抽了抽嘴角,手上动作不停,嘴上不耐烦:“什么最后的骑士,混成这样你到底哪来的自信这么自称的?”
安迷修受到会心一击:“原来我有这么糟糕吗?”
艾比想了想那个糟心的传说,忍不住说:“是啊,糟糕透顶了!”
身为机器人,安迷修根本没有心脏,但是艾比这句话一说出来,安迷修就感受到了万箭穿心般的痛苦。
艾比修好了一抬头,发现安迷修已经哭出来了。
艾比:“?!不是,安迷修你哭什么啊?!姐都好心好意帮你疗伤了你有什么好哭的?!”
安迷修摸了摸自己胸口原本安放心脏的位置:“不知道,明明这里早就空了,却还是会痛。”
他这个说法在艾比愣了愣:“你别骗我,人类才会心痛的。”
安迷修哭笑不得:“我本来就是人类啊。”
艾比一想觉得是她表述不够准确:“普通人才会心痛的!你算什么普通人啊!”
安迷修更想哭了:“在下一直都是普通人啊!”
艾比还是一脸的不信,不过她也没和他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而是问他:“你有归宿吗?”
安迷修被这个问题问倒了,他陷入了沉思。
艾比一看他这个反应就猜他没有,不知为何突然开心起来,她看着他:“姐的名字叫艾比,那边那个是我弟弟埃米,我们姐弟俩今天看在你这个恶心骑士这么可怜的份上,暂时收留你一段时间,你觉得呢?”
安迷修看了看艾比,又扭头看了看满脸欲言又止的埃米,最后他凝视着艾比的眼睛,点了点头:“万分感谢艾比小姐的收留,在下希望能成为您的守护骑士来回报您。”
艾比冷漠脸:“谁要恶心帅当骑士啊,尤其还是个假骑士。”
安迷修再次被暴击,瘫在沙发上生无可恋。

在那个平凡得不能更平凡的日子,艾比捡到一只传说的英雄。
但之后的日子也是平淡无奇,出于两人身份的特殊性,他们连一起出个门都做不到。
后来讲故事的机器人大叔前来找姐弟俩玩,他是姐弟俩名义上的监护人,是唯二可以进姐弟俩家门的机器人。他看着姐弟俩家被拉上的窗帘,在一群窃窃私语的机器人中担心着姐弟俩的安全,并特意遣散了那帮子看热闹的人群。
而当他征求了姐弟俩的同意进入屋子以后,看着屋里正在陪姐弟俩玩的熟悉身影,一时精神恍惚到落下泪来。
安迷修在姐弟俩“大叔你怎么了?!”的背景音中看向他,一时也觉得恍惚:“好久不见了。”
机器人大叔几乎是泪流满面了,他一边慌慌张张地擦去机器人那冰凉的仿真眼泪,一边声音断断续续地回:“是、是啊骑士长,好、好久不见了。您还是和以前一样,我却已经这么老了。”
当时的艾比听不懂他俩打的暗语,只是愣愣地看着安迷修。
她知道,就是那种感觉。
在她第一眼看见安迷修的时候感受到的那个感觉。
在那的并不是身为机器人过了千年光阴而开始变得麻木冰冷的安迷修。
是那个足以被称之为英雄的身为人类的安迷修。
他正跨过千年时光,在混沌的时空里沐血而来。

后来根据机器人大叔断断续续的自我介绍,姐弟俩才知道,这个他们从小认识的大叔,本是千年前人类和机器人大战时,人类阵营里的一个士兵,因为职位比较特殊的关系,经常与当时身为骑士长的安迷修接触。
后来战争时,人类的英雄们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人类的胜利,但是当时被战争影响得心态不稳的人们不能接受英雄的逝去,无数人疯狂涌上前线去寻找英雄的尸骨。
之后他们的确找到了不少英雄的尸骨,看着这样疯狂的人们,统治者们便开启了一个计划。
让英雄们“死而复生”。
畏惧着机器人却又向往着机器人的全能和不老不死的挑战者们打着为群众好为英雄好的名义开始了计划,得到了全民的支持,在那第一批用来做机器人改造试验的尸骨里,就包含着安迷修的。
最后第一批试验者只有安迷修一个人获得了成功的“死而复生”,但也因此让民众发现了这个实验计划让其他英雄变得尸骨无存而抵制了这个计划,于是,安迷修成了世界上唯一一个同时拥有人类的尸骨和机器人的永生的人。
他也就成了整个战争中最出名的英雄。
但是人类终究没能记住教训,看着“死而复生”之后不老不死的安迷修,忍不住地羡慕这样的生命,于是人类转化为机器人的实验再次被提上日程。
当时机器人大叔还是个小伙子,出于战功便被安排到实验的相关场所办事。他亲眼见证了人类由对死而复生的疯狂到对不老不死的疯狂,而这一切都是假借在安迷修身上。
这个虚假的英雄身上。
曾经与安迷修有过不少接触的大叔拒绝接受当时流传的关于安迷修的传说,他太过了解那是错误的,便忍不住为此感到恶心。
于是他利用职务之便,向科学院提出了保留记忆的申请。
科学院保留了他的记忆,制成了芯片,然后以芯片为主核,制造了机器人大叔。
人类大叔在看到机器人大叔的时候,大概也猜到科学院的那帮疯子想要干什么了吧,但对此无能为力的他只能拍着机器人大叔的肩告诉他:“带着我的记忆,好好活下去!我不求你能活得有多么好,只求你能帮我把记忆流传下去!”
于是机器人大叔带着这个愿望,一直奔走于全宇宙去讲一个故事。久而久之故事变成了传说,哪怕他时常强调故事里的人也曾是普通人,传说却也变了质。
后来他只一遍一遍地讲一个英雄传说,英雄死在同归于尽那时便戛然而止,他不愿再说下去,但后续剧情还是被流传开来。
什么时候变成的家喻户晓的传说呢?机器人大叔已经搞不明白了,千年来的重复生活让他只觉得时空混沌不堪,除了主核芯片里属于人类时期的记忆,其他的记忆于他而言都是纠缠不清的麻团,早已看不清原貌了。
他不是没想过去看看安迷修,但是他看着这样的自己都害怕,更别说去找安迷修了。
这次在他因为一次偶然受邀监护的两个人类孩子的屋中看见安迷修,他觉得很意外,也感到惊慌失措。
在看到那个男子看向他,用他最熟悉的表情和语气对他说声好久不见时,他感觉看着那个他曾经最崇拜的人劈开混沌而来,将千年来的混乱一斩而尽。
像是在说,看啊,他曾是人类啊。
—tbc—

后续戳这里:陪你到永生终结(中)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