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城风雨花落知

主混全职/弹丸/凹凸,bg战士,主吃叶橙/苗雾/日七/最赤/安艾,不接受拆逆´◡`

【安艾】我家漫画家大概脑子有毛病

轻风 @轻风aoi 的点文,同时也是安艾tag上千的贺文……漫画家安×助手艾,流水账一样的文笔,ooc到突破天际
全篇艾比视角描写安迷修……结局带了几句安哥视角的艾比,以后有空或许会有安哥视角番外?【不可能的,不存在的】

《我家漫画家大概脑子有毛病》

我家漫画家大概脑子有毛病。
艾比看着蹲在她的电脑前肝彩图的安迷修,看了一眼日历上的截稿期——还差半个月,忍不住发出了以上感慨。
艾比身为一个年仅13岁还在上初中的小女孩,在这年头跑出来打工大概她老板就可以按上一个“雇佣童工”的罪名被带去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了。
但是安迷修不一样。
艾比每次只要想想身为美术系教授的妈妈仅因为欣赏安迷修这个关门弟子,就把身为她亲女儿的艾比卖给安迷修当助手,还美其名曰历练,就会忍不住去深刻思考她到底是不是她妈妈的亲生女儿。
【大概我是捡的,只有埃米是亲生的。】她心酸地想着。【不然为什么只有我要出来历练,而埃米可以在家里睡大觉?!】
虽然觉得自己的母亲大人很卖女儿,但是她说的某些话还是没错的。
比如艾比当安迷修的助手就是来历练这件事。
艾比觉得这是她这十三年的人生里最认同的一句话。
她以她的前十三年发誓,她头一次见到这么拼的漫画家。
安迷修作为一个网络签约漫画作者,还是一个没有任何长篇连载,只有各种短篇约稿的漫画作者,他那个拼命更新的态度和状态,大概能让一大票长篇漫画作者为之汗颜和自省。
不过以上也只是艾比的吐槽,该拖稿的还是在拖稿,可能他们不认识“自省”这个词吧。
身为一个助手,艾比是真心嫌弃他的拼命。
他自己拼命也就算了,身为助手,她为了赶上他的进度,也不得不拼命赶工,安迷修又是个特别认真绝不允许自己截稿期前没交稿的,他身边还就艾比一个助手,于是如果出了些意外时间没调整好得卡截稿期,两个人经常一起赶稿赶到深夜。艾比年纪小,又是女孩子,安迷修一直劝她早点休息,但是她心里莫名地暗暗和他较劲,觉得两人的进度条就是场奇妙的比赛,谁先刷满进度条谁就赢了,所以总是硬撑着要熬夜。不过毕竟她年纪小,时常画着画着就倒了下去,然后被一直偷偷看她状态好不好的安迷修一把抱起到床上去。
第二天早上艾比醒过来后就发现自己躺在安迷修的床上,第一次发生这种事的时候她还很惊慌,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思想,检查了一遍自己后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出,就看到客厅的沙发上窝着一只安迷修。沙发不算大,安迷修身长腿长的,窝在里面裹着张毯子,给人一种异常憋屈的画面感。
艾比看着他哭笑不得,后来想想觉得的确是她自己的不对,就默默回屋搬了床被子出来给他盖上。然后她转身去看漫画进度,发现安迷修连她的部分一起完成了。
后来再有突发情况导致他们不得不拼命赶稿的时候,艾比都不会再逞强了,她会把安迷修已经完成但是她还没上色的画稿收拾起来带回家偷偷肝完,第二天早上带着已经完成的稿子来的时候还会发现一只熟睡的安迷修和一堆半完成的线稿,她会先给安迷修盖好被子,然后再对稿子进行加工。
艾比也不是没问过安迷修为什么要这么拼,他完全可以拖稿个几天的,那时的安迷修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艾比小姐,守诺也是骑士道的一部分哦。”
艾比当时撇撇嘴脑内嫌弃他太中二,嘴上也不饶人:“你真的是越来越恶心帅了。”
后来面对着安迷修无奈的表情,她默默地把真心话咽了回去。
【我最讨厌中二病骑士那股子拼劲了,总有一天他要过劳死的!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就学不会照顾好他自己呢。】
【大概是脑子有毛病吧。】

安迷修是个传统纸笔绘画爱好者。
这个消息是艾比妈妈在她去当助手前告诉她的,所以她想了想,给这个未来老板带了份见面礼。
一只蓝色的高光笔和一只黄色的勾线笔。
那个时候的艾比还以为她妈妈是让她来学习一下纸笔作画的技巧,因为她是现代科技派的,比起传统的纸笔作画更喜欢用板子和压感笔来画画。
刚见面的时候安迷修也没什么异常,很正常地把两支笔收起来然后对艾比认认真真地道了谢。
如果不是道谢方式有点恶心,居然直接问她能不能让他当她的守护骑士……不过当时艾比想想她那个不爱按常理出牌的母亲,觉得学艺术的大概都会有点不正常,所以还算能接受。
虽然她还是拒绝了。
真正让艾比觉得他不正常的是后来有一次她去安迷修家帮他上色的时候,他一个朋友来了,他迅速把她送他的那两支笔收了起来。艾比觉得很奇怪,忍不住问他:“你干嘛把它们收起来?”
安迷修义正言辞:“凝晶和流焱可是艾比小姐送在下的!怎么可能让外人碰!”
朋友:“……”
艾比:“……啥?你什么时候给它们起了名字?”
看着安迷修听了她的问题后立刻跟她侃侃而谈名字来历,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槽多无口。】
【大概是脑子有毛病吧。】

安迷修有个一直被艾比吐槽的作画习惯。
用艾比的话来说:“他这个习惯生来就是为了被吐槽的。”
安迷修喜欢一次画两张然后两张一起上色。
用他本人的说法就是两张一起上色感觉就像中世纪的骑士同时手握着剑与盾一样。
艾比觉得这个迷一样的习惯真的和这个人一样中二,还是绝症没治的那种。
所以她来了以后,一开始还会手足无措地看着安迷修画完两张线稿后,就把线稿一左一右地摆放在桌子上,两只手左右开弓一起上色,她坐在一旁的小椅子上满脸懵逼,脑洞大开,甚至联想到他这是不是在进行某种神秘而古老的仪式,然后自己把自己紧张得不敢动弹。后来混熟了知道了所谓的真相后,每次安迷修画完两张,她就会默默拿过其中一张开始上色。一开始安迷修不习惯,还一边会说着类似“怎么可以这么麻烦艾比小姐呢?”的话一边试图抢线稿,艾比象征性地和他抢了抢,安迷修就立刻松手了,不过还是会眼巴巴地看着艾比。
一般来说,这样的日常惯例有两种结果:一种是艾比扛住了安迷修的目光,镇定自若地上色,安迷修在一边放弃上色,默默地看着艾比上完;另一种是艾比没能扛住,把自己上到一半的线稿还给安迷修,然后在安迷修拿过稿子的时候,把另一张稿子捞到手顶着安迷修哭笑不得的表情开始上色,上色到一半的时候还给他,让他自由发挥。
不过现在安迷修的这个习惯已经改善很多了,起因是一次艾比实在扛不住安迷修的目光,便语带怒意地质问他为什么要保持这么具有槽点的习惯,安迷修做出了一番中二发言后,艾比大概是脑内吐槽吐累了,竟然直接放弃了吐槽,而是抓起了凝晶指着他说:“那从今以后,作为助手的本小姐,想成为你这个蠢货骑士的剑或盾。”
艾比当时只是想试试以毒攻毒,没想到这招意外地有效,后来安迷修的“每次都画两张线稿同时上色”毛病终于缓解了很多,至少艾比把线稿拿走的时候他不会再眼巴巴地看着她,而是默默抓起另一张开始上色了,虽然因为他还是习惯两只手一起上色,所以哪怕是同时开始的上色工作,他的进度条也永远比艾比快。
艾比看着他只觉得槽点太多无力吐起,最后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话——
【大概是脑子有毛病吧。】

当然,说到漫画家最令人在意的——
果然还是漫画的内容啊。
安迷修是个热血漫画作者。
安迷修是个短篇热血漫画作者。
安迷修是个网络短篇热血漫画作者。
艾比,身为一个年岁13正是豆蔻初开少女心萌动之时的初二女生,她的最爱,必须是恋爱漫画和搞笑漫画。
而安迷修,一个半黑半红并且常年被读者吐槽【画的是热血向居然还全是短篇连个中篇的都没有而且这男主角也太圣父了吧骑士道又是个什么鬼】的网络漫画作者,他的漫画也必须不在她喜欢的漫画类型氛围里。
而实际上每次艾比帮安迷修整理画稿和相关资料的时候都忍不住想研究一下安迷修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在她偶尔帮他给漫画嵌字的时候,这种想法还会爆炸一样地挤满她的思绪。
读者们的吐槽曾被她偶然看见,她觉得很精辟就跑去问安迷修本人是怎么想的,他当时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稿子和稿子周边零零散散的资料,然后他看着艾比笑了:“艾比小姐,我只是在坚持我的信仰。”
艾比表示不屑:“中二病骑士,你看看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拿老一套做信仰?”
安迷修还是笑:“艾比小姐,信仰是没有新旧之分的。”
艾比不懂,也不想懂,她当时就没把安迷修说的话当回事,回去后想想觉得他当时的反应有点奇怪才和她妈妈聊了几句,谁知她母亲听了以后笑而不语,她被母亲笑得发慌,才问母亲为什么要这么笑。母亲摸着她的头,只是意味不明地说:“艾比还小,所以不懂珍惜的含义。”
艾比还是没听懂,她只觉得母亲在答非所问。不过她本身也没有特别在意,就忘了这件事。第二天她又被母亲赶去安迷修家当助手,一开门就看见安迷修蹲在她的电脑前肝彩图,似乎是用她的电脑练习电脑作画的样子,只不过因为他和艾比的身高差过大,这个原本艾比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得刚刚好的位子,他只能蹲在那里,差一点就可以直接跪下了,整个画面在艾比看起来实在是异常憋屈。
艾比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第n次在脑内感慨着——
【大概是脑子有毛病吧。】
然后她看看自己被占的位置,默默地坐到了安迷修的位置上。
这是她头一次坐上安迷修的位置,因为椅子高的关系,艾比觉得她的视角都开阔了不少。正觉得新鲜的时候,她意外发现安迷修的柜子里有一本她以前没看过的画册。
出于一种她自己也说不清的小心思,她偷偷瞄了一眼正在肝彩图肝得大概已经天昏地暗日夜不分的安迷修后,忍不住默默翻开了画册。
画册第一页是个艾比异常眼熟的红发小姑娘,穿着一身她只穿过一次的漂亮小裙子,样貌眼熟到她每天早上起床对着镜子洗漱的时候都能看见。
然后艾比翻了翻,整整一本画册就画了一个人。
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没看见他,画上的小姑娘只有一个侧脸。后面的小姑娘就多变了,画画的她,玩电脑的她,逞强的她,睡着的她,送他笔时候的她,生日那天换了新裙子特别兴奋还跑他面前炫耀的她,玩游戏没通关所以没精神的她,为了纠正他的奇怪习惯抢他线稿的她,拿着凝晶指着他脸带薄怒和小骄傲的她……
那么多个她。
活在了一本画册里。
满满的。
艾比突然想起昨晚安迷修谈起他的信仰时的样子,想起母亲说她不懂珍惜时的无奈表情。
她还是不懂这么多弯弯绕绕的感情。
但是……
艾比又看了安迷修一眼,看他还没看向这边就默默收起了画册。
反正她只知道,哪怕他脑子有毛病,那也是她家的漫画家。
—end—

评论(13)

热度(86)

  1. 啊啊啊啊啊零酱~一城风雨花落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