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城风雨花落知

主混全职/弹丸/凹凸,bg战士,主吃叶橙/苗雾/日七/最赤/安艾,不接受拆逆´◡`

【安艾】Mermaid praise

这里是代发´∀`原作者太太不愿意透露姓名(ノ_・。)

  Mermaid praise
   
  人鱼颂

  

    过路海峡的冒险者总是喜好追求刺激和快感。

  即使那只是肾上腺激素引起的大脑皮层神经反应。

  他们总是相信自己的实力能通过这里,却不知这里最为致命的可不是凸起的岩岸。

  阿刻罗伊得斯的歌声回荡在黑夜里,像罂粟的香味与艳丽引诱他们到来,等待着结实的船板去碰撞露出的礁石,沉落,埋没在危险的未知海域里。

  被迷惑的船长做出错误的指挥,站在甲板上的异国的公主因为好奇而不断靠近,汹涌的浪花拍打在她身上,直到将这位不太乖巧的小姐卷入水中。

  惊慌,诧异,失去原本的感到恐惧的女孩发不出任何声响,嘴里吐露的音符被泡沫掩盖。

  深海里迎接她的不止有着富丽堂皇的宫殿,还有死亡。

  但是,他们的故事正是在此处拉开序幕。

  

  首先,我们需要一条人鱼。

  “小姐,我需要再重申一次。”

  安迷修苦口婆心地给面前可爱的公主作出解释第十三次,试图让她理解这是种类上的差别。

  桌子上铺满棕灰色的纸张,美术天赋极高的艾比绘声绘色地画了好几条人身鱼尾的生物,对着安迷修对比着不同。

  不一样吗?

  “我是人鱼,不是鲛人,更不是人面鸟身的塞壬。”

  讲了半天口干舌燥,安迷修喝掉第六碗海带汤,低头继续对着女孩满是质疑的眼神。

  然后特别讲求科学的安迷修从床底下翻出教科书给艾比参考,官方出版的。

  即使他本人的存在就没有这东西可言。

  心存疑虑的艾比翻开图解书后盯了安迷修半响,拿起羽毛笔写下一串流利地文字后递到他面前。

  可是《山海经》里面是这么写的呀,还有《博物志》里面都有啊。

  死一般的寂静了一会儿,安迷修不太想说话。

  就是博学多才的丹尼尔先生,也未必能在海里捡到这么多本外国名著吧。

  安迷修,守住你的骑士道。

  “最大的差异是牙齿。”保持着他优雅的微笑,安迷修伸出手点了点自己嘴角,“人鱼和人类相同构造,而鲛人则和鲨鱼一样尖利。”

  艾比似懂非懂地睁大眼睛盯着安迷修有些圆润的犬齿,沉默好一会儿后点了点头。

  

  其次,人鱼要救公主上岸。

  连续获得数届游泳马拉松冠军的安迷修对此完全没有问题。

  但是,在将艾比带上岸之前,他需要先考虑一下失语症的解决办法。

  看着艾比捂着嘴难过的样子,安迷修觉得自己应该扛起这个责任。

  “深海恐惧引起的暂时性失语。”独居的孤寡老医安特师对着艾比的舌头瞅了半天,最后下定结论,“弃疗吧。”

  安迷修和安特无语地对视了很久,直到艾比扯了扯他的手指。

  我想说话。突然意识到严重性的艾比将纸条塞进安迷修怀里,眼眶里蓄满珍珠大的眼泪。

  我的小公主啊,别哭了。懵逼外加着急的安迷修只好起抱艾比,在脑子里努力寻找甜言蜜语哄她。

  思索了好一会儿海里还有什么医生,别无办法的安迷修最后还是选择去找庸医雷德巫师。

  有点远,不知道艾比小姐晕不晕鱼。

  胡思乱想的安迷修一个急刹车避免了和珊瑚丛来个亲密接触,而感到新奇的艾比则挥舞着手臂笑得很开心。

  “叩叩。”

  “是祖玛吗?”

  雷德扯着嗓子一边嚎叫一边拉开门,安迷修抱着敲门的艾比,十分尴尬地朝他笑了笑。

  “什么嘛,不是祖玛。”雷德撇了撇嘴,一脸嫌弃,“进来吧,找我什么事。”

  骨头,锈刀,魔法书籍,还有冒着灰烟的坩埚。

  在一堆诡异物品里找到一张破旧的椅子让给艾比坐,安迷修站在一边给雷德言简意赅地讲述原因。

  在此期间雷德都是一脸快睡着的样子,等到安迷修讲完他才优哉游哉地开口。

  “简单啊。”雷德托腮瞅了两人好几眼,视线在他们之间游移不停,“亲一个就好了。”

  !?

  “没有什么是修仙交合麦丽素不能解决的,实在不行,那就再来一次。”

  雷德毫不在乎地朝艾比露出一个骇人的微笑,而安迷修侧过身子顺利挡住他的视线。

  “雷德先生……”安迷修试图让他找一些靠谱的方法。

  “亲不亲是你们的事,快滚不送。”

  开始不耐烦地雷德迅速打断安迷修的话语,并熟练运用魔法将两人送出门外。

  好气哦,但还要在艾比小姐面前保持微笑。

  “艾比小姐我……”

  做人坦坦荡荡的艾比凑上去做着口型问,转过身再次受到惊吓的安迷修下一秒就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

  你说什么?

  玫瑰色调的瞳孔比花朵还要瑰丽,安迷修突然意识到塞壬的歌声有多么蛊惑人心。

  就亲一下,一下就好。

  安迷修倾下身子,撩起绯色的发丝,亲吻着公主的额头。

  “你干什么!”

  被一巴掌甩出去的安迷修突然意识到了女孩子难以估计的力量。

  好歹是治好了。

  

  然后,人鱼需要一双腿。

  海底除了雷德巫师就只剩下一条人鱼属于这个范围了。

  女巫,凯莉小姐。

  说实话,安迷修一点也不想去找她。

  上个季度谁不知道凯莉大佬发售的美男写真里有多少张偷拍他的照片,尤其是他洗澡的时候!

  照片没有一张是糊,现在的记者要不要这么敬业!

  不过为了艾比小姐,他要勇敢地去面对。

  “什么?腿?”凯莉骑在他的海豚骨头上面,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两个,“你以为是什么,童话故事吗?”

  “……”安迷修无言以对。

  他们都是活在童话里的,全部都是。

  “好啦,开玩笑的。”凯莉叼着她的棒棒糖,“但是女巫需要需要交换。”

  安迷修等着她的下文。

  “一条人鱼眼泪的项链。”

  安迷修和艾比都能听见她咬碎糖果的清脆声音,和折断树枝一样。

  人鱼的眼泪代表死亡,就像荆棘鸟的歌声。

  安迷修觉得这个要求太过分了,但是没等他拒绝,艾比就一口答应了。

  “成交。”

  “艾比小姐?”

  安迷修呆愣于艾比干脆利落的回答,更加震惊于艾比居然能拿出真的项链。

  难不成……

  “船长仓库里有很多这种项链,他应该不会介意的。”

  艾比将藏在衣袖的装饰品拿出来,朝着安迷修眨了眨眼。

    

  接下来,躺在海滩上的公主该醒了。

  这是个问题。

  公主压根没晕过去该怎么办。

  安迷修和艾比面面相觑,谁也没能打破这份寂静。

  打晕她?先不说艾比会不会把安迷修打死,安迷修自己就下不了手。

  睡过去?让艾比独自睡在这种地方,还不如和安迷修一起坐在这呢。

  这些都可以等会儿在考虑,现在有着另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那个,安迷修你先穿上衣服。”艾比用一种调侃的眼神看着安迷修裸着的上半身,然后飞快地扭过头“我们陆地上的人可没有你们那么开放。”

  “……”

  “我可以将我的衬衣先借给你。”艾比解开外衣递过去,“我那一点也不可爱衰仔弟弟一定要我穿很多衣服。”

  安迷修接过衣服披在身上,和艾比并排坐着等日出。

  “今夜的月亮真美。”思索着开启话题的安迷修假装不在意地说,“你觉得呢?”

  艾比毫无反应,靠在安迷修的肩上睡着了。

  

  最后,我们需要一个路过的王子。

  安迷修就是王子,人鱼品种的。

  虽然艾比对此心存疑虑。

  “你要和我回去吗?我的公主。”

  “我怕杂交。”

  安迷修无可奈何了。

  

  当然,为了有个美好的结局,王子和公主理所当然的幸福生活在一起。

  “姐——”埃米躺在珊瑚丛上扯着嗓子嚎了一句,鱼尾地毯上在甩来甩去,“你还回不回家了。”

  “再等等。”艾比面向镜子涂着指甲油,“衰仔,不许拆穿我了。”

  “可怜的姐夫。”埃米叹气。

  

  ——Fin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