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城风雨花落知

主混全职/弹丸/凹凸,bg战士,主吃叶橙/苗雾/日七/最赤/安艾,不接受拆逆´◡`

【安艾】神烦题十五题『4.5.6』

这次是现代青梅竹马pa!
ooc严重,私设多
有格瑞和金和凯莉出没,没啥戏份就不打tag了
你们猜安哥的舍友都是谁?






4.赖在地上不走/打滚
「现代背景,安迷修是呆毛姐弟青梅竹马设定,安迷修大二,艾比初二」
听说安迷修报了个野外夏令营。
在刚知道自家青梅竹马竟然在这种大太阳天去参加这样活动的时候,艾比觉得他的脑子估计又被马踢了。
她二话不说打开手机,手速极快地噼里啪啦按了一串字符,点击发送给备注为“脑子被马踢了的骑士”的聊天对象,然后放下手机转身就去揍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姐你这手速简直单身了二十年!”一边啃着脆脆冰的弟弟埃米。
【天使射手】:安迷修你又一次在驯马过程中被马踢了导致脑子不清醒了?这么热的天你要跑去参加什么野外夏令营?!
安迷修在宿舍整理行李的时候听到了他给他家公主殿下专门设定的特别铃声,便立刻放下手头的行李冲去拿起了手机。同宿舍的格瑞被安迷修跑过去时带起的风糊了一脸,他冷漠地看了一眼一脸喜悦仿佛被皇帝翻牌子的妃子的安迷修,默默地收好了自己的东西决定先行离开。
安迷修把艾比的信息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地看完后,心情复杂地打字询问:“我们能不提这事了吗公主殿下?”
安迷修本来是个孤儿,被他师父收养后跟着他师父学习生活。他师父是个旅行家,喜爱中世纪的骑士精神,便从小以骑士精神教导安迷修。
后来安迷修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他师父才找了个地方定居下来,而在安迷修刚要上初中的时候,他们家隔壁有了个新邻居,正是艾比一家。和当初为了上学才定居的安迷修一样,当时的艾比也正要上小学。
旅行家和摄影家夫妇在某一方面迅速达成共识,三个人开始愉快地结伴同行,丢下三个孩子在家面面相觑。为此,安迷修作为三个孩子中年级最大的那个,不得不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他向来秉承着骑士道倒是对此没有什么异议,但艾比对此嗤之以鼻。
“骑士?你连马都没有算哪门子骑士?”
就这么一句话重伤了安迷修,而在他为此感到伤怀的同时,他师父碰巧回家,看他精神不振便问了事情缘由。
而在知晓了前因后果后,师父一拍胸脯,说这个简单,他一个朋友就在开马场,安迷修完全可以去选一匹马自己养来试试。
被师父这番话鼓励到的安迷修怀揣着莫大的希望前去了马场,但大概天性不合,全马场所有的马都对安迷修表示抗拒。最后师父的朋友都感到没辙,只能从马群里挑了一只平时相对而言脾性最温顺的小马给安迷修驯服试试,结果那匹小马一蹄子就踢在安迷修脑门上,把他踢进了医院。
这件事当时把两家人都吓坏了,师父的朋友甚至立刻表示愿意把那匹马送给安迷修以作补偿,而艾比的父母则拎着她在安迷修病床前罚站反省。
当年也才7、8岁的艾比哪见过这阵仗,当时就吓懵了,一边哭着一边对安迷修说对不起,说了好久,从一开始还时不时有医生护士过来提醒她声音太过响亮会影响病人休息,到后来哭累了喊累了声音都差不多哑了只能赖在地上不走地抓着他的手。
到最后艾比的父母要走了,都只能带着埃米走,艾比直接赖着留下来陪了安迷修一夜。
隔天早上,安迷修一边想着今天头怎么这么沉一边睁开眼睛,就看到艾比趴在他的床边眼圈通红得直愣愣地盯着他。
安迷修被她盯得有点慌:“艾比小姐……?”
艾比没等他说完:“安迷修你是不是傻。”
安迷修:“???”
艾比还在抱怨:“我说骑士没马不算骑士你还真去找马啊?也不想想你才几岁啊能骑马吗!”
13、14岁的安迷修看着7、8岁的艾比,一时之间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
艾比也不管他能不能接话,任性的公主这回也是吃了个大苦头,当然得先一次发泄完才算够本:“既然这么听我话,那我平时说我和老弟不需要你照顾,你自己都自顾不暇了我们干嘛拖累你,你都不听?”
安迷修愣了愣。
艾比似乎是说完了,撑起身子抬起头就开始瞪他。
安迷修无法描述自己那时的心情,他现在想来都总有一种“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的感觉,当时那个13岁的少年更是懵了个彻底。
艾比毕竟年纪小,瞪了没多久就觉得累,她便一下子扑到病床上,直接撞在安迷修身上,让他忍不住痛呼一声。艾比也不管他,自顾自地说:“算了算了,反正一直到你出院为止本小姐都赖在这了,管你听不听呢。”
安迷修刚想感动一下,艾比就默默地在他身上,打了个滚。

5.幸灾乐祸
“哦~所以说你是被坑进去的?”
听完安迷修那个跟他过不去的舍友为了坑他特意搞的“如果期末考的成绩比另一边高分数低那个就要去参加野外夏令营”的玩命赌约,艾比忍不住把膝盖献给了那个舍友。
“你们俩究竟有多大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那个夏令营的所在地一直都是出名的火炉城市吧?本小姐还特意搜了一下,今年那边的气温估计平均就能有40度。”
艾比发送完语音消息后就默默点开天气预报,看着历年来的c市暑期气温,越发好奇起安迷修的舍友都是何方神圣。
【脑子被马踢了的骑士】:还好吧,格瑞也会和我一起去。
【天使射手】:那个传说中的移动冰山?
【天使射手】:可就算在他身边,气温也不会真的因此降低吧?
【脑子被马踢了的骑士】:不,艾比小姐,在下指的不是这个。这次野外夏令营据说是要入山的,山间温度会好很多,而格瑞据说对在山野避暑颇有心得。
艾比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给摔下去。她躺在床上想了想,越发觉得安迷修的舍友都不算正常人。
【天使射手】:本小姐突然觉得你在大学过得水深火热的。
【天使射手】:安迷修你对着本小姐就直说了吧,是不是你们宿舍都没有正常人的?
【脑子被马踢了的骑士】:艾比小姐,在下是正常人的。
【天使射手】:你不算,恶心帅算什么正常。
【脑子被马踢了的骑士】:……
安迷修默默收拾好东西,登上了夏令营的专车。格瑞早就坐在车上,看见他以后还招了招手让他坐到自己身边的位置。
这个时候艾比又发消息过来了,安迷修撑起精神看了一眼,便陷入了沉默。
【公主殿下】: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觉得挺高兴的。野外夏令营玩得开心点,我的骑士。
格瑞看安迷修两眼直直地看着手机保持沉默,出于对舍友的关心他瞄了一眼安迷修的聊天信息,先是略带疑惑地询问:“怎么了?”然后也陷入了沉默。
安迷修强撑着精神回答他:“我家公主殿下在对我打赌赌输了,只能跑去高温地区夏令营而不能回家幸灾乐祸。她都不希望在下能早点回家。”
格瑞又沉默了一会,然后对安迷修提出了一个异常尖锐的问题:“她问你宿舍有没有正常人的时候,你就只想到你自己?”
安迷修:“……”糟糕这个问题太尖锐完全没法答。
格瑞:“…………你已经失去了你的舍友。”
安迷修:“!?别啊格瑞我们有话好好说?!”
当天晚上终于从安迷修的报平安电话里得知他成功得罪了舍友的事迹后,艾比幸灾乐祸地笑了他一晚上。

6.在完全不适合的场合犯中二病
等安迷修终于从夏令营里出来的时候,他的肤色已经开始向他最后一个舍友接近了。
没错,他们大学是四人寝。
不过安迷修本身也不是容易黑的体质,据艾比的保守估计他大概只要在屋子里窝个一学期应该就能恢复到以前的肤色。
毕竟不是谁都像他那个舍友一样天生丽质难自弃。
回家后,安迷修和呆毛姐弟的联络瞬间变得无比频繁。姐弟俩对在这么热的天气下还要举办的野外夏令营感到无比的好奇,于是成天抓着安迷修问东问西。
一次艾比提出了一个很犀利的问题:“你们夏令营有女生不?”
安迷修顿时尴尬地笑了笑:“有,一个。”
看出他表情不对劲的艾比眯了眯眼:“怎么,你和这个女生有故事?”
安迷修瞬间汗如雨下,忙给艾比解说当时的情况。
身为野外夏令营里唯一的女生,凯莉也不知道她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同意她家老骨头跑来参加这个活动受罪,不过当她上了车一看除了她全是男的以后她突然就高兴了,毕竟根据经验来看,这种男多女少的活动女孩子的地位可是很高的,所以凯莉想着这下子她应该能有不少特权然后带着这样乐观的心态开始了夏令营活动。
安迷修和凯莉的相遇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
当时凯莉看着某颗她不知名的树上的不知名果实,特别想摘,正巧安迷修路过,看她一脸向往地盯着树上的果实,便礼貌地问她:“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在下作为最后的骑士愿意为您效劳。”
凯莉被他雷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一边想着“这个人几岁啊还在犯中二病”一边坏心眼地指挥安迷修帮她采最边上的果实然后导致安迷修意外坠落,如果不是格瑞带着他迷路的发小金刚巧路过,安迷修大概就会直接摔地上落到个骨折。
艾比听完,感慨道:“去那个夏令营的果然也都不是什么常人。那姑娘一看就是被你的中二病恶心到了在故意整你呢。”
然后她想了想又觉得哪里不对:“你舍友和舍友他发小是因为迷路才路过你们那?当时在场的就你们四个?这地方难道很偏吗?”
安迷修摇了摇头:“不算偏,就是有点远。”
艾比皱着眉,忍不住嫌弃他:“你走那么远干嘛?活该。”
安迷修乖乖闭嘴受训,心想着不能告诉她他当时其实算是为了给他们俩改个情侣网名而掉队了。
—tbc—
【安哥你醒醒,你只是在改你自己的网名和你给艾比的备注】

1.2.3  7.8.9.10.11

评论(10)

热度(59)

  1. 啊啊啊啊啊零酱~一城风雨花落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