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城风雨花落知

主混全职/弹丸/凹凸,bg战士,主吃叶橙/苗雾/日七/最赤/安艾,不接受拆逆´◡`

【安艾】神烦题十五题『1.2.3』

终于来交d费了!头一次写凹凸感觉特别紧张
cp是安艾、安艾、安艾!重要的事情说三遍,cp洁癖勿入
说是十五题但是目前只有前三题,前三题为原著向
头一次写大概有严重ooc
文笔复健练习……大概我已经废了´_>`
角色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往下↓↓↓↓




1.来打我啊
“怎么又是你这个恶心帅啊。”
刚从休息区的参赛者旅馆推门而出的艾比迎面对上了一个脸熟却不知道名字只知道是个恶心帅的男生,顿时有些无语凝噎。
她觉得今天大概不是什么良辰吉日,比如不宜出门,比如宜打架斗殴。
刚听到有人说话的时候安迷修还没有反应过来,幸好他的耳朵还算灵敏,听出来声音挺熟悉的,就像他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美丽女孩,于是他下意识地低头一看,看到艾比的瞬间眼睛顿时一亮:“艾比小姐?!你竟然也在这里?!这真是天定的缘分!”
【天定的孽缘吧。】艾比冷漠地在心底吐槽着。
“艾比小姐这是要出去吗?这么美丽的小姐一个人出门在外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可以的话请务必让在下同行!”安迷修有些兴奋地说着,艾比看着他的身侧都有些心惊胆颤。
她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目前为止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恶心帅的同行请求:“行行行本小姐允许你入队!你冷静一点控制住元力,你那两把剑一会出现一会消失得很吓人啊!”
安迷修反应了一下后,默默红着耳尖把元力武器收了起来:“对不起艾比小姐,都是在下太过高兴于与你的相遇,导致它们有点不受控制,都怪在下太过惊艳于你的美丽了……”
艾比看着这个因为身高比她高太多所以现在半蹲在她面前的恶心帅,不知为何特别想一拳揍上去。
【上次我打他一巴掌的时候就发现了,他脸上的手感挺好的。】
艾比觉得,她该去翻翻黄历看看今天是不是宜打架了。

埃米是被安迷修入队的消息提醒惊醒的。
昨晚上姐弟俩一起刷怪刷得挺晚,回来前为了保护姐姐埃米还受了点伤,因此今天睡得挺沉,难得一次起得比姐姐晚,谁知这难得一次姐姐还送了个大惊喜给他。
他在看了这个大惊喜后睡意全无,以最快的速度套好衣服就冲出去找自家姐姐,然后看到艾比和安迷修就坐在他门口,在他开门的时候还齐刷刷地扭头看他。
埃米忍不住先咽了口唾沫,才用干涩的声音开口:“姐,这是怎么回事?”
不等艾比回话,安迷修先一脸严肃地对埃米的现状进行了点评:“艾比小姐的弟弟,恕在下直言,身为一个男孩子,哪怕看到的人是你的姐姐,衣衫不整地出现在女性面前也是很失礼的行为。”
埃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虽然有些凌乱但还算整洁,正在想着他是进去再收拾收拾呢还是先搞清楚情况再说,就眼睁睁看着自家姐姐一手掐上安迷修的脖子:“你怎么对我弟说话的?是不是讨打?”
然后惊掉他双目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安迷修被掐住脖子后镇定转身,对艾比义正言辞地说:“就算是您的弟弟,做出这种行为也是不对的,如果您要为此生气,那就来打我吧。”
【卧槽。】
埃米觉得,大概是他今天的起床姿势不对。

2.看看我嘛看看我嘛看看我嘛
在埃米带着一脸的看不透、安迷修带着一个掌印、艾比带着一股子怒气的状态下,三人一起往刷怪区前进。
埃米直觉今天艾比身边的空气大概都是闷的,于是大气都不敢喘,只是默默地走在最前边开路。安迷修本是走在最后面垫后,但大概是因为腿长,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艾比身边,然后才放慢的脚步。
艾比憋着一股气,虽说先前打安迷修那一巴掌的时候就该不管这个人把他无视的,但是看着这个恶心帅这次被打了一巴掌后依旧是一副“我没有错”的表情让埃米回房收拾自己去了,她奇妙地消了气,然后又想着【不对为什么我会消气啊明明我弟弟只有我能使唤!】就开始生起了来路不明的气。
【啊啊啊我到底在干什么呢这种恶心帅不是无视就好了嘛为什么我还在这里对他生着根本意味不明的气啊!这样不就显得本小姐很在乎他一样吗!】艾比自己跟自己吵着嘴,忍不住偷瞄了一眼安迷修。
然后一个扭头,正正好对上安迷修的目光。
【唔……!】艾比一下子惊慌起来,眼神仿佛被安迷修的目光烫到一般开始游移。
安迷修看到艾比看向他的时候本来很高兴,但发现她突然红了脸颊眼神也开始游移不定,他综合了她的状况下了判定:“艾比小姐,发生了什么?”
艾比被他的发言惊到,下意识回问:“什么发生了什么?”
安迷修听了这话反而有些不解:“既然没有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艾比小姐一副愤怒而惊慌失措的样子?”
艾比定定地看了他一眼,抽了抽嘴角回他:“不,是你看错了,什么都没有。”
安迷修边走边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会,一路上不知为何一直没遇见怪,三人走得顺顺当当毫无阻拦,于是他也稍微放松了些可以选择思考艾比的异常。
艾比看着他在自己身边忽快忽慢地走着,一会慢得像是要掉队,一会又快得像是要超过她——不过不知为何安迷修一次都没有真的超过艾比,通常是走到艾比身边脚步就下意识地慢了下来。
艾比皱着眉时不时就偷瞄一眼安迷修,虽然嘴上不想说但是内心却忍不住为他迷一样的行走速度捉急。
她深感挫败地叹气,决定不和他一般见识。
【犯规啊,这不就相当于在对我说“看看我嘛看看我嘛看看我嘛”。明明看上去比我大很多怎么行为跟个小孩子似的。】

3.故意把对方的名字念得很奇怪/起奇怪的绰号
“艾比殿下!”
在打怪途中突然被喊到了一个奇怪的称呼的艾比手抖了一下,差点把箭射空,而它正对的目标,是喊出那个奇怪称呼者背后某只不大不小打算偷袭的小怪。
安迷修并没有回头看一眼那只试图偷袭他而现在已经惨死箭下的怪,他飞快地冲向艾比,双剑飞起一下就把艾比身后快要靠近的怪物劈成碎片。
“艾比殿下,请照顾好自己,如果您受伤了,您的弟弟一定会为此自责,我也会难过的。”他飞快地对着她进行劝说,目光难得没有直视着她,而是专注地观察着四周的怪物。
艾比皱了皱眉,果断扭头看向埃米方向,嘴上还不忘放话:“本小姐哪还用你提醒!”
她的话音刚落,安迷修便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
“是的,公主殿下。”
当清完小怪后,埃米第一个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休息,艾比犹豫片刻,走向了安迷修。
“没马骑士,你怎么突然喊本小姐公主殿下?我听见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一直以来我还以为除了小时候被我逼迫的老弟没人会这么喊我了。”
埃米:“什么?原来你也是知道我是被你逼迫的?那你还这么心安理得地逼迫我?”
艾比:“你闭嘴。”
安迷修内心滴着血地念叨着【没马骑士没马骑士没马骑士】脸上却强撑着优雅的微笑回复艾比:“因为在下一直觉得,公主殿下这个称呼实在是太适合艾比小姐了,而刚刚您差点被偷袭的时候,在下心里一急,就把这个称呼给喊出来,如有冒犯实在是抱歉。”
艾比一脸不信,她双手抱胸并高高地仰起头,用绝对不偏不倚的目光与安迷修对视着。
她问他:“没马的,你的‘一直觉得’是什么鬼?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眉目温柔地回她:“就是从相遇那时开始。”
“我打从相遇那时起,就把艾比小姐当做是在下的公主殿下。”
—tbc—
能把神烦题跑题成撩妹,大概我这个作为作文只能拿零分´_>`顺便日常心疼弟弟
后续等我想想后面能怎么写……

4.5.6  7.8.9.10.11

评论(2)

热度(63)